一直以來,我都只想在部落格上寫自己生活中發生的有趣、好笑的事情跟大家分享。
因為,這是我的初衷。
難過的時候、悲傷的時候、感到挫折的時候,我都盡量自己在心裡過濾掉。

我想讓那些帶著悲傷心情點進來看的人們,離開的時候臉上可以帶著微笑。
帶著微笑點近來看的人們,離開後臉上的微笑可以繼續維持一整天。


開心的心情可以讓這個世界變的更好,我是這樣相信的。


所以我盡量不想在網誌上表現任何負面情緒,不想影響大家的心情。

可是今天真的沒有辦法了,大家對不起。
就只有今天,請大家聽我說,好嗎?









星期日走在台北車站的捷運站,突然覺得想哭。
週末的捷運站的人們臉上都笑容滿面,可是這樣快樂的氛圍卻感染不了我。


我想起上國中的時候,因為第一次出國留學,
班上的同學間早已經形成了很多個小團體。

根本沒有人想認識我這個不會講英文、個性木訥又不會社交、
只會自閉的在自己的座位上畫畫的轉學生。

排擠、歧視、欺負,什麼樣的情形我都遇到了。


因為不習慣國外那麼孤單的生活,我一直好想回去台北的學校讀書,
因為那裡會有朋友會願意陪我聊天、一起吃午餐、一起煩惱數學作業。


爸爸知道我這樣想以後訓了我一頓。
你以為朋友能跟你當一輩子嗎?你自己、你的學歷、留學經驗才是永遠不會背叛你的東西!


我曾經一直很想反駁這句話。
交朋友不就該是一輩子的事嗎?我一直都是這麼相信的。
直到我聽到了那些妳在我背後冠上的莫須有罪名。


一直以來妳在我心裡,都是一個很優秀的女孩。
有才華、有夢想、個性熱情又大方、還有我永遠學不來的口才和群眾魅力。

記得當妳說妳好喜歡我跟賴賴的網誌、是我們的忠實讀者時,我真的是又開心又不好意思。

即時我從來也沒把妳當成讀者,而是交心的朋友。

後來妳也常在msn上陪我談天說地,聊感情、聊創作、聊八卦,我總是對妳無話不說。
妳常常說妳有多喜歡我,我現在都還記得妳的嘴有多甜。


即使現在想起來只會讓我感到心痛心寒。




那時候的我真的以為,我們可以是一輩子一起畫畫的好朋友。

我還拉著賴賴一起討論,當妳生日時要送妳什麼樣的禮物。

知道妳也在畫網誌時,我也很高興的把你的網誌介紹給我的讀者們。

因為妳常說妳經濟壓力很大,要扛起整個家的家計、還要養妳在台北唸書的妹妹,
我還常常幫你留意是否有妳可以接的case,盡全力想要幫助妳。



我是一直、一直那麼地信任妳。
跟妳聊天時都對妳掏心掏肺,跟妳聊一些我平常不會跟別人聊的事情。


妳卻在背後那樣說我?我到底做錯什麼了嗎?

事實到底是什麼?到底哪句話才是妳的真心話?

我曾經在背後說過妳任何一點不是嗎?為什麼妳會忍心這樣對我?





為什麼妳會在背後跟別人說
『小賴的部落格看了就感覺很不舒服,而且很現實,可以的話實在不想見到他。』

『織織都學我的網誌版型、織織都學我畫大頭貼。』

『織織攻擊我,是因為我跟小賴以前感情很好,所以她在吃我的醋。』

不知道還有多少妳在背後說過的話,是我沒聽過的。
我只知道我聽到那些話的時候,真的嚇傻了。

我從來沒有如此的看錯一個人過。


妳怎麼能在我們背後跟別人亂造謠的同時,還可以跟我裝是好姊妹的樣子?還可以露出這麼熱情的笑容?
連我跟賴賴的感情,妳也可以大作文章、挑撥離間了嗎?

就連要一個人獨自負擔全家家計的事情,也只是妳用來博取大家同情的武器嗎?




一開始我還以為是誤會。

沒想到我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還有好多曾經幫助過妳的朋友都被妳在背後狠狠桶了一刀。

大家當初是多麼相信妳、支持妳,每個人都願意支持妳的夢想。

而這就是妳給我們的回報?




對妳,我真的好失望。

也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樣在相信人了。



對我來說,妳曾經是個好朋友。

可對妳來說,我或許只是個可以讓妳賺錢賺人氣的一個跳板而已。
利用完之後,就什麼也不是了吧……。


我真希望這只是一場夢。



到底,還能再相信誰呢?






我真的好希望可以再繼續相信大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織織 的頭像
織織

織織的痴呆筆記本

織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62) 人氣()